心靈瑜珈教材
達摩無心論

達摩無心論

夫至理無言,要假言而顯理。大道無相為,接鹿而見形。

 

夫至理無言,要假言而顯理。大道無相為,接鹿而見形。今
且假立二人,共談無心之論矣。

 


弟子問和尚曰:『有心?無心?』 


答曰:『無心。』

 


問曰:『既云無心,誰能見覺知?誰知無心?』

 


答曰:『還是無心,既見聞覺知;還是無心,能知無心。』

 


問曰:『既若無心,即合無有見聞覺知,云何得有見聞覺知?』

 


答曰:『我雖無心,能見、能聞、能覺、能知。』

 


問曰:『既能見聞覺知,即是有心。那得稱無?』

 


答曰:『只是見聞覺知,即是無心。何處更離見聞覺知,別有無心?』我今恐汝不解,一一為汝解說,令汝得悟真理。假如見終日,見由為無見,見亦無心。聞終日,聞由為無聞,聞亦無心。覺終日,覺由為無覺,覺亦無心。知終日,知由為無知,知亦無心。終日造作,作亦無作,作亦無心。

 


故云:「見、聞、覺、知,總是無心。」

 


問曰:『若為能得,知是無心?』

 


答曰:『汝但【子01】細推求看,心作何相貌?其心復可得【。02】是心?不是心?為復在內?為復在外?為復在中間?如是三處推求覓心,了不可得,乃至於【一03】切處求覓,亦不可得,當知即是無心。』

 


問曰:『和尚既云:「一切處總是無心。」即合無有罪福,何故眾生輪迴六【聚04】,生死不斷?』

 


答曰:『眾生迷妄,於無心中而妄生心,造種種業,妄執為有。足可致使輪迴六趣,生死不斷。譬有人於暗中見杌為鬼、見繩為蛇,便生恐怖,眾生妄執亦復如是。於無心中,妄執有心,造種種業,而實無不輪迴六趣。如是眾生,若遇大善知識,教令坐禪,覺悟無心,一切業障盡皆銷滅,生死即斷。譬如暗中日光一照,而暗皆盡。若悟無心,一切罪滅亦復如是。』

 


05問曰:『弟子愚昧,心猶未了審。一切處六根所用者,應答曰,語種種,施為煩惱,菩提生死涅槃,定無心否?』

 


06答曰:『定是無心,只為眾生,妄執有心,即有一切煩惱,菩提生死涅槃。若覺無心,即無一切煩惱,生死涅槃。是故如來為有心者,說有生死。菩提對煩惱得名,涅槃【者07】對生死得名,此皆對治之法。若無心可得,即煩惱菩提亦不可得,乃至生死涅槃亦不可得。』

 


問曰:『菩提涅槃既不可得,過去諸佛皆得菩提,此謂可乎?』

 


答曰: 『但以世諦文字之言得,於真諦實無可得,故「維摩經」云:「菩提者不可以身得,不可以心得。」又「金剛經」云:「無有少法可得,諸佛如來但以不可得而得。」當知有心,即一切有,無心一切無。』

 


問曰:『和尚既云,於一切處盡皆無心,木石亦無心,豈不同於木石乎?』

 


答曰:『而我無心,心不同木石。何以故?譬如天鼓,雖復無心,自然出種種妙法教化眾生。又如如意珠,雖復無心,自然能作種種變現,而我無心,亦復如是,雖復無心,善能覺了,諸法實相,具真般若,三身自在應用無妨,故寶積經云:「以無心意而現行。」豈同木石乎?夫無心者即真心也,真心者即無心也。』

 


問曰:『今於心中作,若為修行?』

 


答曰:『但於一切事上覺了,無心即是修行,更不別有修行。故知無心即一切,寂滅即無心也。』弟子於是忽然大悟,始知心外無物,物外無心,舉止動用皆得自在,斷諸疑網,更無罣【礙08】,即起作禮,而銘無心,乃為頌曰:心神向寂,無色無形;【睹09】之不見,聽之無聲;似暗非【似10】,如明不明;捨之不滅,取之無生。

 


大即廓周法界,小即毛竭不停。

煩惱混之不濁,涅槃澄之不清。
真如本無分別,能辯有情無情。
收之一切不立,散之普遍含靈。
妙神非知所測,正覓絕於修行。
滅則不見其壞,生則不見其成。
大道寂號無相,萬像窈號無名。
如斯運用自在,總是無心之精。

 


和尚又告曰:『諸般若中,以無心般若而為最上,故「維摩經」云:「以11】無心意、無受行,而悉摧伏外道。」又「法鼓經」:「若知無心可得,法即不可得,罪福亦不可得,生死涅槃亦不可得,乃至一切盡不可得,不可得亦不可得。

 


乃為頌曰:

 


昔日迷時為有心,

爾時罷悟了無心;
雖復無心能照用,
照用常寂即如如。

重曰:

 


無心無照亦無用,

無照無用即無為;
此是如來真法界,
不同菩薩為辟支。

 

言「無心者」,即無妄相心也。

 


又問:『何名為太上?』

 


答曰:『太者大也,上者高也,窮高之妙理,故云「太上」也。又太者,通泰之位也。三界之天,雖有延康之壽福盡,是故終12】輪迴六趣,未足為太。十住菩薩,雖出離生死,而妙理未極,亦未為太。十住修心,妄有入無,又無其無有雙遣,不妄中道,亦未為太。又忘中道,三處都盡,位皆妙覺。菩薩雖遺三處,不能無其所妙,亦未為太。又忘其妙,則佛道至極,則無所存。無存思,則無思慮,兼妄心智永息,覺照俱盡,寂然無為,此名為太也。太是理極之義,上是無等色,故云「太上即【之13】佛如來之別名也」。』

 


01 :『汝但【子】細推求看』,可能是「仔」之誤。

02 :『其心復可得【。】』,感覺上「?」較適合。
03 :『乃至於【一】切處求覓』,原文無「一」字,應該是漏字。

 


04 :『何故眾生輪迴六【聚】』,可能是「趣」之誤。
05 :『用者,應答曰,語種種,施為煩惱,菩提生死涅槃,定無心否?』,也許是「用者,應答曰語,種種施為,煩惱菩提,生死槃,定無心否?」。

 


06 :『只為眾生,妄執有心,即有一切煩惱,菩提生死涅槃。』可能是「只為眾生,妄執有心,即有一切煩惱菩提、生死涅槃。」『若覺無心,即無一切煩惱,生死涅槃。』也許是「若覺無心,即無一切煩惱、生死涅槃。」

 


07 :『菩提對煩惱得名,涅槃【者07】對生死得名,此皆對治之法。』推測上文的「者」字,可能是誤加,原文也許沒有。

 


08 :『更無罣【礙】』,原字為異體字,左邊為「石」、右邊為「得」字的右邊。也就是以「石」取代「得」字左邊的「ㄔ」而成的字。

 


09 :『【睹】之不見』,異體字,左邊為「者」,右邊為「見」,所合之字。

 


10 :『似暗非【似】』,可能是「暗」字之誤。

11 原書中【『諸般若中,以無心】段落中有【『】標點符號,而無【』】,應該是漏失掉的關係。因無其他參考資料,所以無法校正。

 


12 :『三界之天,雖有延康之壽福盡,是故終輪迴六趣,未足為太。』也許是「三界之天,雖有延康之壽,福盡是故,終輪迴六趣,未足為太。」

 


13 :『太上即【之】佛如來之別名也』,原文「之」字可能是誤加,去掉較通順。